旬邑县 陕西省 铜梁县 师宗县 专栏 德兴市 泗阳县 新巴尔虎左旗 湘乡市 聂拉木县 乌拉特前旗 日喀则市 遵义市 黄冈市 彩票 榆社县

“逐光者”刘希:逃离瑞银,不撞区块链心不死

标签:牵一发而 手机qq斗地主角色技能

  刘希

  美国硅谷,刘希嘱咐几个同学把守住会议室的各个门口,一定要堵住正在里面开会的一位中国公司的领导。

  那位领导对区块链感兴趣,正投身区块链创业大军的刘希,希望能有机会介绍自己的项目。

  这位曾经在学生时期起哄让校长当众唱《老鼠爱大米》的北大韩语系毕业生,一毕业就跳出原来的框架,加入了瑞士银行,但又一直被国际银行处理跨境交易时,繁琐、漏洞百出的交易程序所困扰。

  2015年,刘希去往美国麻省理工大学读书,第一次听学长阐述,用区块链技术解决国际贸易中供应链和交易支付的问题。

  那像一束光,促使刘希用了一个通宵去认识区块链,她发现曾经反复困扰她的跨境交易问题在这里也许能有解。

  刘希和麻省理工同学后来创办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Exumchain,直觉和经历告诉她,这可能就是她离开瑞银去追寻的下一代技术和她职业的新起点。

  【深链财经原创】

  文字丨梁辰

  瑞银“螺丝钉”的困惑

  多年以后,刘希再次回忆自己第一天站在伦敦街头,依然能清晰记得每一个细节。

  那天是星期六,年轻的毕业生带着满心的向往只身跨越欧亚大陆,去全球最知名的跨国银行之一——瑞士银行追求自己的梦想,但迎面听到的却是全球金融危机。

  第二天是周日。她从报纸上看到,美国著名的投资银行雷曼兄弟宣布破产,另一家全球第三的投资银行美林公司被收购。

  刘希2008年从北京大学外语学院韩语专业毕业,那年瑞银第一次在中国拿到全牌照。在瑞银,北大金融和经济类专业是招聘首选,但刘希也想去试试。

  “我一直不喜欢条条框框。”幸运的是,把自己在北大期间取得的成绩展示给面试官后,刘希加入了瑞银。

  去伦敦是瑞银对新员工进行管培训练。刚到伦敦,刘希加入瑞银后的兴奋感还没有降温,就遇上了21世纪影响最大的全球金融危机。

  那段时间金融领域每天都有劲爆的新闻出来,每天走在去管培训练地的路上,刘希都顺便买一份报纸边走边看,“看哪个倒霉公司又倒闭了。”

  “人心惶惶。”刘希回忆。那段时间她在瑞银主要学习操作跨境交易,“但金融危机威力实在太大,大量企业倒闭,突然之间你所在的整个交易台都没有了。”

  那样的情境,刘希曾想,假如银行倒了,就从头再来回去做韩语工作。

  在伦敦经历了剧烈的金融危机风暴,让刘希的心理承受能力比以往更强。这为她后来在区块链世界里看遍起起伏伏、空气泡沫打好了心理基础。

  好在,瑞银最后抗过了金融危机。伦敦回来,刘希在北京工作了两年半,那期间,她把瑞银中国的所有业务都做了一遍,固定收益、股票、甚至前台。

  不安分的刘希后来跟老板提出,“所有业务我都了解了,我想尝试别的东西。”

  于是她被调到了香港瑞银。香港是瑞银亚洲的一个业务处理中心,在那里,她明白了什么是银行。

  她做银行中后台,但是香港瑞银的银行中后台是流水作业。一笔跨境交易处理可能需要十几个环节,每个人负责其中一环。

  刘希负责清算,处在十几个环节中的第六步。

  每天,在香港瑞银雄伟高大的建筑里,要发生上万笔跨境交易,刘希坐在其中一个角落里,跟着无数次重复操作清算环节。

  每天无数次重复作业还不是最令她感到困惑的。流水线作业中,只要其中一环出现问题,后面的人不知道,整个业务跟着都会出错。有时候会打回来大家重新操作,这样效率非常低下。但有时候甚至查不出来具体哪里出错。

  “每天每个人都在犯错误。”她回忆。

  这是糟糕的一年,她形容自己就像银行流水系统里的一颗“螺丝钉”。

  “一颗‘螺丝钉’的感觉让人非常郁闷。”刘希说:“很难想象那么多人都相信的、理论上最先进的银行系统如此低效和脆弱。”

  香港那一年的经历让刘希感到压抑,更让她不断怀疑,银行每天花那么多钱去维护中后台,为何在互联网这么发达的现在,他们还在重复人工流水线作业。

  之后在瑞银内部的调岗和升职,也一直没有让刘希摆脱这样的困扰。

  刘希曾反复想过,假如将来有一天IT真的足够发达了,银行不再效率低下、重复犯错了,大部分员工也可能都失业了。但银行真有那一天吗?那样的未来在哪里?

  “有天我觉得我不能再等了,再不试一下说不定就太老了,所以当时就决定要辞职,去寻找那个技术。”

  一个契机是,刘希申请美国麻省理工大学读MBA的通知下来了。

  抓住区块链

  刘希至今记得,在麻省理工MBA第一节课上,教授让同学们各自想一个项目上来阐述,其他同学讲了什么她不记得了,只记得一个高大帅气的土耳其学长站出来讲了一通区块链。

  他是Can,来自土耳其一个做进出口贸易的家庭。

  刘希非常震撼,她从小生长在天津,亲戚朋友家人也有做国际贸易的。Can说了很多中小进出口商在国际贸易中有支付效率低、信任危机等痛点,她也知道。

  但Can提出要用区块链技术解决这些痛点,还要改进国际贸易的效率,她闻所未闻。

  Can在阐述完后还告诉同学们,这不只是一个简单的项目,他们打算把这个项目落地。目前已经有两个人在做,他们还需要一位感兴趣的同学加入。

  回去后,刘希打开电脑,开始查什么是区块链。分布式数据、点对点传输、共识机制、加密算法……整个通宵,所有网上能查到的资料她都打开看一下,越看越兴奋。

  某一刻,她甚至感到促使她来美国寻找的那个解决银行效率和安全的技术就是区块链。

  “当时就想,死皮赖脸死也要加入学长那个团队。”所以第二天刘希就给学长发了邮件。邮件里,她说,“我不要钱,就是想跟你们一起做这件事。”在这个团队里,她能搜集贸易数据、调查进出口商的意愿等等。另外,中国在全球进出口贸易中占有重要位置,她的加入有助于他们了解中国市场。

  刘希顺利加入了这个团队,开始了她热情似火的投入。

  当年,刘希拿到一份中国进出口企业的名单。她一口气给500家企业发了邮件,阐述他们的区块链项目,以及要解决的问题。

  几天过去了,她的热情受到了打击。因为中国中小进出口企业中,几乎没有人能听得懂她在讲什么,他们都没有听说过区块链。

  只有一位商人回了邮件,她是这么说的,听不懂区块链是什么,但是愿意支持他们。这位商人让刘希受到鼓励,她叫Catherine Dai,拥有自己的进出口企业,同时还是16家公司的投资人。如今Catherine Dai是Exim的团队顾问。

  初期融资也是艰难的环节,即便区块链技术在美国发展的最好,但彼时他们向麻省理工校友和硅谷投资人发出了很多封邮件,都没有得到回复。

  在美国她抓住每一次会议和商业竞赛的机会。她带领团队进入了麻省理工最著名的$100K 商业竞赛加速阶段决赛,还获得过波士顿白鸥商业大赛冠军,麻省理工Legatum奖金,以及麻省理工Sandbox项目奖金。

  一次会议上,她了解到一位对区块链非常感兴趣的中国公司的领导在现场,会议结束后,她嘱咐一起去的几个同学先去这个大会议室各个门口把守,一定要堵住这位领导。

  她最终堵住了这位领导,就在她匆匆忙忙介绍完自己时,对方突然热情地说,他们也正在找一个这样的团队合作。

  另一次,贵州省高层领导到硅谷考察,刘希获得了一次演讲机会。几百人的活动上,她用中文介绍了他们的项目,结束后没多久,他们便被邀请去贵州考察。

  聊天聊进来的团队成员

  如今,陌生人最好不要随意跟刘希点起区块链的话头,否则她能坐在咖啡馆里、或者出租车上、甚至旅店里,跟一个好奇的陌生人手脑并用讲上4个小时。

  “我疯狂到什么程度,坐着、吃饭、喝水、参加聚会,只要有人愿意听我就讲。每次聚会我来得晚,但我一来场子就是我的了。”刘希自己笑称。

  现在Exim白皮书上,至少有两个团队成员是她跟人聊天聊进来的。

  一次她在美国打Uber去机场,路上跟司机聊起来,她讲了一路,下车的时候跟司机互相留了联系方式,现在,这位Uber司机在团队负责一部分简单的工作。

  还有一次在上海住Aairbnb,跟房东一家一起吃饭的时候她讲起来了,房东的丈夫听懂了。他在IBM工作了14年,是产品经理,对供应链、零售、全球贸易等领域都有广泛接触,听完刘希的项目,他第二天给了刘希一份自己做的技术分析。

  “很专业,很详细。”刘希说。

  这位IBM高管后来一直免费帮刘希团队处理一些技术方面、中国方面的事务。

  “我们很欣赏他的工作,他一直免费帮我们,后来我们实在不好意思了,尝试邀请他加入我们,没想到他辞了当时的高管工作真的来了,他就是我们现在的商务总监徐坚。”刘希说。

  飞速的创业道路上,Exim也遇到过低谷。2017年之前他们一直拿不到融资,期间创始人Can离开,创办了另一家公司,Exim全部交给了刘希。

  彼时她的经济状况也很窘迫,团队和公司开销一直用的是她在麻省理工的助学贷款。但眼看MBA就要读完,他们连助学贷款都没有了,刘希压力非常大。

  最艰难的时期自己和合伙人的银行账户加起来只有5美金。但即使在最黑暗的时刻,她坚信只要能靠自己和家人的支持撑过去,这段在区块链行业早期的经历可以在日后转化成宝贵、无可替代的价值。

  后来通过争取,一位美国的投资人帮助他们渡过了难关。

  Exim现在的CTO Juan Huertas的加入也给了刘希极大鼓励。Juan Huertas是一位天才计算机少年,13岁开始写代码,18岁时已经是多家公司的技术顾问。他是放弃了Dropbox和TripAdvisor的全职offer决定加入的Exim。

  Juan Huertas的加入,带动了麻省理工其他计算机专业往届毕业生甚至在校生也陆续加入了Exim。

  如今,刘希经常拖着装满全部家当的行李箱奔走在世界各地,大部分时候她在商务场合保持亢奋的姿态,但偶尔她也会感到疲惫、孤独和压力。

  即便如此,与7年前在坐在香港瑞士银行那条人工流水线上时的质疑和焦虑相比,此刻的她内心是明朗的。